点三八枪口冒出一丝青烟,飘出淡淡的硝烟味。

  陆景一枪打在汪志杰大腿后侧,让他‘扑通’跪倒在地,哀叫不停。

  汪志杰跪在地上,扭头死死瞪着陆景,心里破口大骂,就是这个流氓似的扑街仔,隐藏如此之深,自己竟然看走了眼。

  特么讲不讲道理,念数字这么快,根本不给他做决定的机会。

  陆景上前一步,手枪指着汪志杰脑袋,冷喝道:“还不投降?下一枪直接崩了你的头!”

  现实不是演电影,没那么多功夫磨蹭,反派死于话多这些道理陆景门清。

  “行,你够狠!”汪志杰咬牙切齿,一把扔掉手里的黑星手枪,颓废的瘫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彻底栽了。

  电光火石间,三名O记还没反应过来,事情就已经搞定,他们看向陆景的眼神都变了。

  重案组,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踢开地上的枪,陆景拿出手铐,拖着汪志杰来到一侧,把他拷在一根手腕粗的撑棚钢管上。

  抓捕二号目标汪志杰,今天的行动,怎么也有他一份功劳。

  “警察办案,你们赶紧离开!”陆景这会才有空管诸多劳工,如果不出意外,这里马上就会如电影中一样,被几辆车子横穿而过。

  作为警察,陆景不想为了破案让这些老百姓受伤,还是提前疏散的好。

  港仔岛的市民有时候很浪,有时候又很醒目,听到枪声后,他们第一时间就趴倒在地。

  听到陆景叫他们跑,瞬间鸟作兽散,跑出大门向山脚下跑去,他们还很机灵,知道下午还要上工。

  “鹰巢鹰巢,这里是小蜜蜂,成功抓捕二号目标,目标大腿中枪,没有生命危险,请求下一步指示?”陆景大声向指挥部报告,这是他的功劳,没必要遮遮掩掩。

  “指挥部收到,已经派人前来接收,下一步封锁正门,拦截其余逃跑的罪犯。”

  听到董彪的命令,陆景拖着汪志杰来到马路上,不远处两位NB组警员迅速跑来。

  汪志杰不同于其他人,他是朱滔的师爷,几乎知道朱滔犯罪组织所有秘密。

  今天的抓捕情况还未可知,能不能入罪朱滔,汪志杰很可能是个关键。

  把汪志杰交给NB,陆景没有回到棚户区,而是守在马路上。

  此时棚户区里枪声大作,朱滔等人仗着手中有冲锋枪,毫不示弱和围捕的警察火拼。

  棚户区正门则有些安静,除了陆景四人小队,还有三只小队也已赶到。

  差不多二十号人,用两辆货车拦住马路,准备给朱滔等人来个瓮中捉鳖。

  “大家小心,大家小心!小心车子!”一位伙计满头大汗,慌慌张张跑出来大声高喊。

  陆景顺着声音望去,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百多米外,棚户区头顶,四辆车子横穿而下,一路火花带闪电,惊的无数居民魂飞魄散。

  原本密密麻麻的木板房,硬生生被四辆车撞碎,推出四条快车道。

  眼前熟悉的场面,陆景第一时间想到电影中那位超级警察。

  大鼻子陈家驹,果然生猛无比。

  他到重案组一个月,和陈家驹打过多次面照,简单聊过几句,还算不上熟悉。

  只知道是一位性格冲动,很得上面看中的警员。

  “快,快!有嫌疑犯跑出来了,快拦截!”有伙计一边跑一边高喊。

  一时间,马路上所有人严阵以待,各自躲在掩体后面,举枪对准正门口。

  陆景先是听到咣当咣当的声音,紧接着就见两辆略微变形的桥车,摇摇晃晃快速冲出来,车子里大概有七八个人。

  陆景视力很好,很快发现一号目标朱滔,一个五十来岁的秃顶中年,坐在黑色平治车后面,凶狠的叫喊着。

  “不要开枪,抓活的!”就在陆景等人举枪射击的关键时刻,有人站出来大喊,拦住大家不要开枪。

  所有人一脸懵逼,拦截的气势瞬间被破坏。

  陆景暗叫不好,怎么忘了这狗东西。

  文建仁,重案四组组长,带队拦截正门。

  这家伙是黑警,电影剧情中就是他给朱滔放水,让抓捕行动出了纰漏。

  平治车上,朱滔也见到了文建仁,激动之余,狂叫道:“快!打死他们,打死这些条子!”

  他可是老大,绝不能被警方抓住,不然能在赤柱蹲到死,这辈子都没法翻身。

  哒哒...!

  哒哒哒...!

  两把冲锋枪一左一右从车里探出,对着拦截的警员疯狂扫射。

  尽管伙计们都穿了防弹衣,却还是有不少人中枪倒地。

  文建仁一句话,就断送了这么多兄弟的后半生。

  陆景躲在一根水桶粗的电线杆后面,避过几颗扫来的子弹,上辈子他参加过大型抓捕行动,这种场面见识过。

  感受到对面的枪声减少,陆景探身迈出一步,点三八平举,对准黑色平治驾驶位‘砰砰’两枪。

  平治车司机脑袋如西瓜炸裂,一股阴红的鲜血飚射而出,溅在挡风玻璃上面。

  接着黑色平治左突右摆,速度陡然降低,停在马路边上。

  呼...!

  陆景枪口右转,对准另外一辆黄色捷达车右前轮,扳机轻扣连开三枪。

  砰砰砰...!

  嘁...!

  捷达车轮胎破裂,发出漏气的声音,车身打了个圈,也跟着趴窝停下。

  有人带头开枪,警员们终于反应过来,不管那么多,提枪上前就射。

  哒哒哒......!

  子弹飞射,火星跳跃,一黑一黄两辆桥车布满了弹孔,捷达车里四个罪犯被当场击毙。

  文建仁见此,无声的张了张嘴,脸色一下变的惨白,他清楚的看到朱滔就坐在平治车后面,这么多人一起开枪,不死也残。

  枪声停下,所有人慢慢包围过去。

  这时候,又从里头冲出来两辆桥车。

  一辆车头变形,挡风玻璃碎裂的白色奔驰冲在前面,后面跟着一辆绿色皇冠。

  陆景看的分明,奔驰车上之人是朱滔的侄子,三号目标朱丹尼。

  一部分警员枪口调转,对冲来的奔驰车果断开枪,无数子弹向朱丹尼射去。

  砰砰..!

  砰砰砰...!

  前路被堵,生死一线!

  朱丹尼面露凶狠,摸出三颗黑不溜秋的地瓜,一股脑向大家抛来。

  “死条子,老子跟你们拼了!”

  “手雷,卧倒!”

  轰...!

  轰...!

  轰...!

  陆景只觉的身子一震,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掀翻在地,全身酸胀疼痛,像是被货车撞了一样。

  他娘的,罪犯竟然有手雷,为什么情报里没有提到这个情况。

  连着三声巨响,火光冲天,马路上哀鸿遍野。

  朱丹尼死前一击,给拦截的警员带来惨重的伤亡,七八个距离近的伙计躺在地上没了声息。

  呼...!

  呼...!

  陆景在地上翻了个身,大口喘气,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七八个伙计,被炸的血肉模糊。

  刚刚还活生生的人,这就没了?

  这一刻!陆景对此方时空港仔岛的危险,有了深刻的认知。

  平治车里面,朱滔微微露头,试图寻找机会。

  作为老大,朱滔的车子加了防弹钢板,平治车窗玻璃虽破,除了司机,他和另外两人并没有中枪。

  见到条子都趴在地上,朱滔欣喜若狂,终于看到了逃生的机会,他焦急的朝副驾驶喊道:“大狼狗,你来开车,我们冲出去!”

  “撞死这些条子!”

  话音刚落,绿色皇冠车猛的冲了出来,撞上黑色平治,助推了一把。

  平治车被撞转向,车身摆直,车头正好对着下山的方向。

  接着,在所有人的懵逼中,平治突然加速,向着山下逃窜。

  这一幕!让趴在地上来不及起身的警员差点没吐血。

  丢你老母!哪个衰仔做的好事!

  姗姗来迟的皇冠驾车上,一位穿背带绿衣,作建筑工人打扮的大鼻子青年,脸色臊红,尴尬无比!

  拼命三郎陈家驹,登场!

  看着逃跑的朱滔,陈家驹很快回神,也不管变形的车子能不能开,挂挡加油,车头一甩又追了上去。

  陆景一骨碌爬起,忍着身体胀痛也向山下追去,抓捕受阻,朱滔逃窜,他必须做点什么。

  此时指挥部里,董彪和督战的雷蒙脸色铁青,一肚子火没地发。

  先是目标人物没有找全,接着是埋伏被犯罪份子提前发觉,再是棚户区被弄得支离破碎。

  这还没完,负责拦截正门的队长文建仁,竟然下令警员不要开枪,导致朱滔逃脱。

  看到这么多伙计被炸死炸伤,雷蒙再也忍不住,一掌拍在桌子上怒吼道:“文建仁这个短命鬼,扑街仔!”

  “谁给他的权利让他下令停止开枪的,老子要撤他的职!送他进廉政公署!”

  “彪叔,你继续指挥,我先回警署,坚决不能让朱滔逃掉!”说完雷蒙摔门而去。

  董彪眉头一闪,上司发话,他做下属的只能听从,看着山下受伤的警员,连忙呼叫救护车上场。

  ............

  另一边,陆景没追几步,就见前方马路边,停着一辆红色宝马跑车。

  一位红裙性感大美女,瘫坐在车上发呆。

  四号目标莎莲娜,终于出现。

  “中西重案组,坐过去!”陆景冲过去打开车门,粗鲁的抱起因爆炸发懵的莎莲娜,把她从驾驶位推到副驾驶。

  “流氓,你干嘛,放手!”莎莲娜愣了愣,发出高声尖叫,对陆景一顿拳打脚踢,她还不知自己的处境,以为对方想征用她的车子。

  “色狼,我要控告你,你赶紧放手!”

  “莎莲娜小姐,你在乱动,我一枪打死你!”陆景冷冷一笑吓唬道,拿出手铐抓起莎莲娜的左手,拷在车顶把手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传奇从港综世界开始,传奇从港综世界开始最新章节,传奇从港综世界开始 笔下文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